“杭州禁止直播带货”的谣言因何而起
开屏新闻2023-10-25 17:25

据上游新闻报道,今年3月,杭州四季青市场发布禁止直播公告引发热议。近日,“杭州宣布禁止直播带货。据了解,杭州已经开始实施,禁止部分市场直播带货试点”的消息在网上流传,引发关注。10月24日,杭州市商务局相关负责人回应记者称:“所谓‘杭州宣布禁止直播带货’‘已经开始实施,禁止部分市场直播带货试点’不实,没有这回事,谣言!”

但凡有点常识,都知道“杭州禁止直播带货”是个不折不扣的谣言。杭州是中国互联网之都,也是直播带货的重镇,大量网红和国内主要直货带货MCN机构都聚集于杭城。数据显示,2022年杭州网络零售额破万亿元,占浙江省当年网络零售额的38.8%,已有综合类和垂直类头部直播平台32家、主播近5万人,直播相关企业注册量超5000家,数量列全国第一,带动就业超100万人。

如此大的经济体量,如此多的就业人口,直播带货已然成为杭州新兴的支柱性产业。在这样的高依赖性下,直播带货就算要禁止,也不可能从杭州开始。而对这个荒诞不经的谣言,杭州市商务局一本正经的辟谣,本身就说明对这个事情的高度重视。

然而即使是谣言,也并非没有思考和探讨的价值和空间。网络谣言之所以有传播率和市场,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它传递的并不全部都是假消息,总有一部分真实信息杂夹于其中,让人真假难辨,因而具有一定的欺骗性。“杭州禁止直播带货”的源头,其实始于今年3月,杭州四季青市场发布了一则禁止部分市场内商户直播的公告,市场管理方表示,“至于禁播会不会一直持续,这条路是否正确,目前处于尝试和摸索阶段。”这在当时,就被视为即将禁止直播带货的一个信号。

但事实上,“禁播”只是一个市场针对部分商户的管理举措,属于民间自发行为,而非官方出台的政策,并不具有导向意义。而从实际情况看,“禁止直播带货”恐怕也没有真正实施过。在该市场,直播带货的商户依然在做直播带货,没有直播带货的商户依然没做直播带货,这不过是商户各自的选择而已。

“杭州禁止直播带货”谣言的背后,本质上是直播带货与实体经济的角力。一直以来,都有一种观点认为,直播带货打压了实体经济,这个争议在“李佳琦代言花西子”事件中达到高潮。无论是李佳琦的含泪道歉,还是一夜掉粉上百万,关键都不是他在直播间的失言,而是传闻他拿到了高达8成的佣金。数据并不一定准确,但头部主播拿高佣金是不争的事实。试想,一件100元的商品,主播抽走其中的80元,其带来的结果,要么是虚标商品价格再降价,让消费者误认为自己买到最低价,要么是商家极力压缩成本,才能保有微薄的利润,最大的可能是商家与主播合谋,或者主播直播入股商家,联手制造所谓的“全网最低价”,欺骗消费者。

更重要的是,头部主播的话语权过于强大,甚至直接决定商品的定价权,完全扭曲了市场机制,其实是在扼杀国产品牌,尽管主播都喜欢把“国货品牌很难的”挂在嘴边,但国货品牌的“难”,恰恰是这些主播制造的。

全面禁止直播带货既无必要,也无可行性。但显而易见的是,直播带货应该停止野蛮生长的步伐,尽快进行产业调整和升级。如果不改变利益分配机制的极度畸形,网红主播与品牌方的话语权倒挂等问题,直播带货或许离自我毁灭并不遥远。目前,印尼、印度、越南以及美国、欧盟等二十多国家都已经出台禁止和限度电商直播带货的政策,这就是一个警示。

 

开屏新闻首席评论员  吴龙贵

一审  熊波

责任编辑  胡巍

责任校对  周明佳

主编  熊波

终审  编委  李荣


专题更多>
美好生活在云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共建书香社会,共享现代文明——第三届全民阅读大会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主题教育开屏学习第九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
电子报更多>
img
热门新闻更多>
    滇ICP备13000630号-1  滇公网安备53011202001054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5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滇B1.B2-20200070号
    未经开屏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本网站法律顾问——云南华度律师事务所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92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