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1亿个伪劣利乐包流入全国市场?广东企业主获刑8年坚称无罪
开屏新闻2023-07-28 18:26

广东企业主车理锋长期从纸业国企拿货,并销售给全国诸多客户的“无菌液体包装纸”(俗称利乐包的原料),被河南省开封市禹王台区法院认定为伪劣产品。他也因此一审获刑8年。

根据起诉书计算,有1亿个伪劣利乐包流入全国市场,而根据判决书的认定,则有1800万个伪劣利乐包流入全国市场。然而,一个事实是,至今为止,用车理锋作为中间商销售出的“无菌液体包装纸”制作出的牛奶盒、饮料盒等巨量下游产品,却从未被各地市场监督管理局抽检发现质量问题。

近日,车理锋向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坚称自己无罪。

端午节前的6月16日,被告人车理锋在河南兰考县看守所内,提交了上诉状。再过一个月,他被羁押在看守所就满三年了。此前不久的6月9日,开封市禹王台区人民法院判决车理锋等人销售伪劣产品罪成立,老板车理锋获刑8年,员工王某和刘某斌分别获刑2年10个月和2年7个月。

01.jpg

图为被告人车理锋

而这一切,似乎肇始于他跨省索要540万元货款。

80后的车理锋,在广东东莞市经营一家名为广东薪诺纸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薪诺公司)的民营小微企业,社保人数6人。主要业务是从国企珠海某包装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公司)采购液体食品包装纸,再销售给下游客户,赚取差价。下游客户再加工成液体食品包装盒,销售给饮料厂,用于盒装牛奶、果汁等。

天眼查显示,珠海公司由某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控股。业内人士告知记者,某烟草公司作为烟草业知名国企,对烟卡纸需求量很大,早在上世纪末就介入造纸业,目前,其下属珠海公司已是国内最大的液体食品包装纸生产企业之一。

随着13天的公开审理和一审判决,本案更多细节和疑点浮出水面。除了珠海公司外,另有国际纸业巨头利乐集团,以及开封本地唯一A股上市公司河南易成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成新能)卷入。

7.jpg

车理锋及两名员工被控涉嫌销售伪劣产品罪

跨省追债的车理锋被控销售伪劣产品罪

开封市禹王台区检察院的《起诉书》指控,车理锋在2017年6月至2018年8月,向河南誉彩包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誉彩公司)销售伪劣产品1000多吨,涉案金额760多万元。

 

6.jpg

一审在开封市禹王台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车理锋原是珠海公司的员工,2014年3月离职后,开设薪诺公司,从事食品包装纸销售。誉彩公司是车理锋最早的客户之一。

时任誉彩公司的总经理,也是公司创始人的任福君,在车理锋后来起诉誉彩公司索要货款时,曾出具书面证明称,他从2014年就和车理锋合作,供货完全符合合同约定,誉彩公司收货后,进行内部检测,均符合生产需求。而且薪诺公司供应的纸张已经在生产过程中使用完毕,不存在质量问题。

1.jpg

河南誉彩公司原总经理、本案证人任福君出具的证明书

不过,车理锋和誉彩公司的蜜月期,随着任福君在誉彩公司的地位变化而急转直下。

天眼查显示,2016年11月28日,易成新能的大股东宋贺臣,入股并实际控制誉彩公司,持股95%。出庭作证时,任福君称宋贺臣和他合作目的是把誉彩公司包装上市,但搞了一年多,宋说上市很难。他和宋贺臣的矛盾在于,“宋说正常生产经营能赚几个钱?他是奔着上市,我是奔着企业扩大生产经营来的,后来我就不干了。”矛盾无法调和,2018年5月,任福君正式退出其创办的誉彩公司。

 

3.jpg

天眼查显示,2016年11月28日,易成新能的大股东宋贺臣,入股并实际控制誉彩公司,持股95%

 

2.jpg

2017年6月,誉彩公司开始拖欠货款,截至2018年8月,共拖欠货款540多万元。

 540多万元货款,对于车理锋的小微公司,显然并非小数目。于是车理锋开始不断催讨。接替任福君的继任总经理李晓晶和车理锋协商,让他继续供货,誉彩公司则每个月逐步还款。

但还款时断时续,车理锋失去耐心,于2019年4月1日发出律师函催款。作为回应,10月11日,誉彩公司向车理锋发出书面《投诉通知单》,第一次书面投诉质量问题。

随后,车理锋听说从2019年11月开始,誉彩公司通过昆山百瑞祥包装材料有限公司采购珠海公司的液体食品包装纸,开始着急。于是12月9日,在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民事起诉誉彩公司,要求还款。

2020年4月9日,誉彩公司向开封市公安局禹王台分局南郊派出所报案,称车理锋销售伪劣产品。但公安认为是民事合同纠纷,并未刑事立案。

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于2020年4月14日开庭审理货款纠纷的民事案件,宣布将择期宣判。

而就在两个月后,本案随即迎来最大转折——2020年6月23日,开封市禹王台区检察院向公安出具《通知立案书》,通知对车理锋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刑事立案。从此,原本是货款纠纷的民事案件,转变成了刑事案件。

记者注意到,易成新能的注册地,即案发地开封市禹王台区。

于是,车理锋从东莞被押到开封,不久后被逮捕。半年后的2020年底,车理锋手下的员工王俊(售后服务)、刘贤斌(跟单员)也先后被刑拘、逮捕。

车理锋的姐姐车玉珍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弟弟被逮捕后,她心急如焚,于2020年12月9日到开封,希望得到誉彩公司的谅解书。出面接待的是宋贺臣弟弟宋贺峰,在车玉珍承诺放弃540万元货款,并赔偿40万元后,终于拿到了谅解书。宋贺峰说:“没事没事,我们会处理的,很快就会放人的。”

 

04.jpg

车玉珍拿到的谅解书

但谅解书貌似并没有起什么作用。2021年6月29日,车理锋被起诉至禹王台区法院,检察院对车理锋建议量刑15年,罚金500万—1000万元。

近三年后,法院最终于2023年6月9日作出判决:车理锋获刑8年,罚金80万元。

8.png

车理锋一审获刑8年

处理品是否属于伪劣产品?

车理锋姐姐车玉珍在现场全程旁听了庭审,她告诉记者,法院告知邀请了多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旁听。她曾向法院书面申请庭审直播,以便其他家属线上旁听,但被拒绝。理由是本案辩护律师申请法院调取了珠海公司的多份内部文件,涉及商业秘密,该公司是广东某上市公司的核心基地,庭审直播可能对其造成不良影响,不同意庭审直播。法院最终决定,本案公开审理,但不进行庭审直播。

车理锋的生意伙伴张先生也曾长期从事食品包装纸行业。他对记者称,检方指控的两批伪劣产品,一是800多吨白面涂布牛卡纸,价值600多万元,二是180多吨无菌液体包装纸,价值100多万元。经过律师当庭据理力争,一审判决书没有认定前者,理由是“在案证据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但却认定了后者。“而后者虽然是利乐集团的退货,但经过珠海公司重新检测、更换包装,重新贴上了A级品标签,由珠海公司直接发货给誉彩公司,车理锋并未经手,怎么能认定是伪劣产品呢?判决书如此认定,岂不是珠海公司成了共同犯罪?”张先生说。

辩方当庭出示了法院从珠海公司调取的多份内部文件,包括2017年10月《关于三号机利乐原纸的召回说明》、2017年11月利乐集团某高管和珠海公司某高管的往来邮件、2018年2月珠海公司营销中心《关于2017年利乐重大质量问题说明》等。

上述《召回说明》显示,2017年5月至9月,珠海公司三号机生产的4个批次无菌液体包装纸,利乐集团使用后,出现质量问题。珠海公司共召回2123吨,其中11吨为孢子菌落超标,其余2100多吨为尘埃度超标。《召回说明》建议召回处理,“待公司检验确认后,再做后续改判。”时任珠海公司总经理季某某于2017年11月2日签字“同意”。

邮件中,利乐集团称造成损失质量损失37万多元、额外物流损失1990万元,索赔前者的37万元。珠海公司则回应愿意赔偿质量损失37万多元,但额外的物流损失,希望双方各自承担。

 《质量问题说明》提出召回货物处理方案:“对已经退回珠海本地的1050吨利乐异常产品,目前与广东中柱纸业渠道客户进行了‘洽谈’,进行改切(改切即对大规格纸张重新分切,改为小规格纸张)后降价销售。

珠海公司法务当庭作证时称:“利乐属于我们一个特殊客户,我们给他们的(无菌液体包装纸)是专用于他的。他的退货可能出于防伪的要求或者其他因素,是他不允许我们再以液包纸进行销售。”

但当辩方不断追问珠海公司将利乐退货以处理品方式对外销售,是否违反了与利乐的协议,该法务不断回复“我不清楚”、“我不知道”。

庭审现场针锋相对,火药味很浓。争议焦点在于处理品是否属于伪劣产品。

辩方当庭出示了国家轻工业纸张质量监督检测广州站书面出具的专家意见,确认液体食品包装纸的尘埃度超标,可以通过复卷、分切等方式降低:“如果附着力不大的,在复卷的过程中有可能掉落”,“如果尘埃度集中在纸卷的一边,是可以通过分切的方法把那一部分去掉以达到降低尘埃度的目的。”

 

5.jpg

国家轻工业纸张质量监督检测广州站出具的意见

辩方当庭辩称,既然利乐退货主要问题在于尘埃度超标,珠海公司对其重新复卷、分切,重新包装,且重新贴上了A级品标签,送货单、签收单、码单、销售清单等6种凭证都显示珠海A级品,由珠海公司直接送货到誉彩公司,那显然是珠海公司重新出厂检测符合A级品标准。所以根本不构成销售伪劣产品罪,除非珠海公司是共犯。

但公诉方并不认同辩方观点。公诉人指出,珠海公司和车理锋公司的合同中明确注明是处理品,“不能用于液体包装方面用途”。而车理锋把不得用于液体食品包装的处理品销售给誉彩公司,就是“以次充好”,构成销售伪劣产品罪。

辩方则回应,即便是处理品,但处理品并非不合格品或次品,否则现实中大量降价处理的商家都要判刑了。辩方还当庭出示了珠海公司的两份合同,一份标明“A级处理品”,另一份标明“A级品”,但价格远低于正品,以证明珠海公司因清库存或临近保质期等原因,将A级品作为处理品降价对外销售。

任福君当庭作证称,在合作过程中,他主动向车理锋要求购买降价处理品,以便降低成本。但公司对原材料都会进行自检,成品出厂前也有技术监督部门的抽检,在他任职期间从未出现质量问题。

对于合同中的“不能用于液体包装方面用途”,车理锋生意伙伴张先生告诉记者,珠海公司合同既然已约定处理品“均不接受任何问题(包括但不限于质量问题)投诉、处理和赔偿”,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加上这句话?其实业内人士都知道,这是因为无菌液体包装纸是珠海公司专供利乐集团的,利乐曾要求该公司不得将此类产品销售给国内同行。但在2016年11月,国家工商总局根据《反垄断法》,对利乐集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罚款6.6亿。其中之一“妨碍原料纸供应商向其竞争对手提供原料纸”,就涉及到珠海公司的无菌液体包装纸,珠海公司还因此被国家工商总局约谈。从此,双方不再提这一壁垒要求。但对处理品销售,珠海公司的合同都还会加上这句话,避免利乐受到国内同行的价格冲击。

一审判决书采纳了公诉方的意见。

1亿个或1800万个伪劣液体食品包装盒流入全国市场?

证人任福君当庭称,在他担任总经理期间,没有发现过质量问题。“两年后纸用完了,车理锋给誉彩要账了,就想不给人家钱。”

任福君称,1吨液体食品包装纸可以生产出10万个液体食品包装盒,不合格的液体食品包装纸,不可能做成合格的液体食品包装盒。“我又不会变魔术,如果原材料有问题,我们的产品肯定有问题,我们下游厂家都要闹翻天了,老百姓也不答应。”

辩方据此提出,检方指控的1000吨伪劣液体食品包装纸,就可以生产出1亿个液体食品包装盒。根据在案证据,这1000吨伪劣产品几乎消耗殆尽。至案发时,仓库内只剩余约30吨产品,即97%已加工成产品。而誉彩公司的下游客户遍布全国,势必引发大量食品安全事件。根据《食品安全法》,各地市场监督管理局对食品包装生产厂家、对市场均有不定期抽检。但各地却从未发现,这只能证明,上述产品都是合格产品,车理锋的行为不具有社会危害性,属于民事纠纷,而非刑事犯罪。

辩方当庭出示了案发时间段内,誉彩公司在禹王台区法院的多个民事案卷,分别起诉四川某食品有限公司、福建某食品有限公司等,索要液体食品包装盒货款。誉彩公司在诉状中并未提及产品可能不合格,被告方也未以产品不合格抗辩,法院判决誉彩公司胜诉。

对此,继任总经理李晓晶当庭回应:“和本案无关,不想回答。”李晓晶称,由于这1000吨伪劣产品,给誉彩公司造成了1000多万元的损失。

检方出示了誉彩公司下游客户打印盖章的损失证明,支持李晓晶的观点。

针对上述争议,辩护人申请法院向禹王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调取案发时间段抽检台账的要求,未果。一审判决书认定销售伪劣产品罪成立,理由是车理锋的行为已经对誉彩公司造成了损害,“故誉彩公司向其下游公司销售的产品是否出现质量问题,并不影响被告人车理锋等人销售伪劣产品罪的成立。”辩护人认为。

庭审中,记者注意到,检方的最关键证据,即纸样的鉴定报告未被法院采信,理由是侦查机关未按照《刑事诉讼法》《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等对送检纸品进行抽样。然而,另一份对公章的鉴定报告,却被法院采信。而该检材,是复印件,不存在原件。辩方当庭表示,用公章的复印件做鉴定,作为对被告人定罪量刑的证据,非常荒谬。

另外,辩方申请法院向珠海公司调取自2019年11月开始,誉彩公司通过昆山百瑞祥公司继续大量购买液体食品包装纸处理品的合同,但珠海公司书面回应称合同已经遗失。辩方律师当庭表示,昆山百瑞祥公司2019年11月的合同已经遗失,而车理锋的合同,哪怕更早的2017年,都能调取到,是否为“选择性遗失”。

一审宣判后,记者致电车理锋的辩护律师周筱赟,他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要求,称一切以他当庭发表的辩护意见为准。

开屏新闻记者  邓建华  

一审  邓建华

责任编辑  胡 巍

责任校对   吴龙贵

主编  邓建华

终审  编委  曹婕

专题更多>
第九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美好生活在云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共建书香社会,共享现代文明——第三届全民阅读大会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主题教育开屏学习
电子报更多>
img
热门新闻更多>
    滇ICP备13000630号-1  滇公网安备53011202001054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5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滇B1.B2-20200070号
    未经开屏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本网站法律顾问——云南华度律师事务所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92197